脑卒中是场医患共同的“生死时速”

脑卒中是场医患共同的“生死时速”

东方医院神经医学部主任、脑卒中中心主任李刚教授做过一个调查,脑卒中的患者从进入医院到用药的时间(dnt时间)和什么有关。他做了好几项指标的研究,包括学历、居住地、年龄、性别等等,最后发现,相关的因素只有一个,竟然是,该患者之前是否曾经得过脑卒中。

脑卒中俗称中风,如果之前中风过,“二进宫”的患者,家属会非常积极地要求医生抓紧一切时间做溶栓治疗,如果之前没有中风过,医生则要花费很多的时间去说服患者,有的时候,甚至会因此错过最佳黄金救治期。“每耽误1分钟就有170万个神经元死亡,而且不能再生。发病4.5小时以上不能溶栓,”李刚告诉笔者,脑卒中的治疗,实际上是一场“生死时速”,在这场与死神的赛跑中,医生与患者,是并肩作战的选手。

优化流程,让治疗更快一点

李刚所在的脑卒中中心,是一个“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地方。急诊与ct室只间隔10米,抢救室相隔30米就是化验室,另一边,10米外就是溶栓治疗室。旁边还备有自己研制的称重床。ct室配备的仪器也是非常快速的,不仅24小时运行,而且能根据治疗需要给出多模式的ct结果。

如此精确的设计,是为了保证脑卒中病人所需要的所有抢救和治疗,都能最快实现。“脑卒中病人,每分钟会有190万个神经元死亡,所以对医生来说,能节约每一分钟,就意味着患者的功能恢复会好十分。”李刚认真地说。

“以前没有建立专门的脑卒中中心的时候,120送一个脑卒中病人到内科,先做ct,然后抽血,然后通知神经内科会诊,跟家属谈话、电梯转运、配药、拿药……”一系列流程下来至少得两个小时。许多时间就浪费在了流程上。现在,经过三年多精确的设计和改进,2016年,仅东方医院南院就完成4.5小时内静脉溶栓170余例,桥接取栓近30例,平均dnt50分钟,最短15分钟,完全达到了世界卫生组织60分钟的标准。

“脑卒中不是一个很新的疾病,但是它的发病率逐年上升。我们用创新的手段,良好的急救流程管理,能够把这样一种常见病的救治时间缩短,再缩短,这就是神经内科医生最大的成就感。”李刚告诉笔者。据市卫计委最新发布的数字,我国每年新发脑卒中患者数超过200万,死亡人数超过150万,全国40岁以上人群中约有1167万人曾患过脑卒中。

除了急救流程优化,李刚和他的团队还在研究基于大数据平台的患者管理系统,他们卒中中心有一个群,里面有医生,也有急救人员。群名就叫“时间就是大脑”。他们设计表单,开发院前院内连通的院前电子病历系统,争取未来患者在救护车上的时候,接诊的神经内科医生已经能掌握病人的基本信息及疾病相关信息了,这样,患者可以省掉挂号的程序,直接进入急诊溶栓流程,能再缩短一些治疗开始的时间,为病人争取更多生存、康复的机会。

理性就医,信任是生命的救援

但是,一面是医生殚精竭虑,另一面,则是患者的犹豫不决。李刚他们常常感叹,患者对疾病知识的不够了解和就医的不够理性,不仅导致医生许多的努力都败给了时间,也给患者本人带来了严重的后果。

“脑卒中是可能偏瘫甚至死亡的。”李刚强调说,错过黄金救治时间,将严重影响预后效果。患者的配合非常重要。“首先,脑卒中一定要遵循就近原则,包括东方医院在内,上海目前共有11家市级医院和25家区县中心医院有脑卒中临床救治中心,能够开展脑卒中的急救工作。其次,要相信你的医生。”

李刚经常会看到那些看上去症状不太重,病人还有清醒意识的脑卒中病人,在决定做溶栓治疗前要去征询多方意见。“儿子、女儿、亲戚、认识的医生……一圈电话打下来,半小时就过去了。医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争取到的一分一秒的时间,被这样浪费掉,真的可惜。”相反,如果患者真正信任医生,往往会创造奇迹。李刚印象很深的一个四十多岁的病人,半年内发生了两次脑卒中。第二次的时候非常严重,人已经昏迷了,按照常规已经不太适合做溶栓,但是家属一分钟都没有耽搁,通过绿色通道直接送到李刚这里,坚决要求溶栓治疗。李刚冒着风险给他做了溶栓,又一次把他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看病是一件理性的事情。”李刚指出,“患者也要学会辨别脑卒中的非典型因素,并且及时就医。”经过多年的宣传,很多患者对“fast原则”(通过微笑、举手、语言等来判断是否脑卒中的原则)已经比较清楚了,但是,有一些不典型的表现也有可能是脑卒中的症状,比如走路“脚在地上拖”,讲话突然“大舌头”,拿不稳筷子、严重的眩晕、看东西重影等。许多患者分辨不清,而且往往有拖的心理,以为自己扛一下就会好,不愿意去医院就诊。事实上,这是非常危险的。据统计,脑卒中后3小时内到医院的患者大约只占20%,这也大大影响了救治的及时性。

医防联合,建立更有效的管理体系

“脑卒中有时候是一个管理问题。”李刚告诉笔者,虽然脑卒中发病急、来势汹汹,变化快,似乎完全是一个防不胜防的急性疾病,但是,如果很好地控制了危险因素,能大大降低脑卒中的发病率。所以,医防联合,建立一个有效的管理体系非常重要。

“情绪、饮食、睡眠、心理压力等都是脑卒中的危险因素。”李刚指出,现代人生活压力大,抽烟喝酒、没有适当的休息和运动会带来很多疾病,脑卒中也是其中的一种。“高血压的达标率怎么样,是否能控制在140/90?房颤等其他慢性疾病的治疗有没有坚持?阿司匹林等药物的长期服用是否遵医嘱?……”这些都是脑卒中的危险因素。

在临床中,李刚也发现,45岁以下的年轻患者越来越多,占到总发病率的5%-10%,这和不健康的生活方式有着明显的相关。据悉,我国年轻人的脑卒中主要危险因素有吸烟、血脂异常、高血压、明显超重或肥胖、糖尿病以及房颤或瓣膜性心脏病等。

李刚建议患者,不要盲目地相信偏方,而要重视每年一次的健康体检,关注血压、血糖、血脂、心脏等相关指标,并且提高自我健康管理的意识。

从专业医生的角度如何帮助高危人群和已经得过脑卒中的患者更有效地管理疾病,这也是李刚所关心的。东方医院卒中中心已经建立起了大数据平台,将就诊患者按照不同的情况进行分类统计,以期在不久的将来能够实现对高危患者的定期复诊提醒、预警等功能,目前,他们还在探索与社区合作共同管理病人,希望通过医防联合,有组织化的管理,能真正让患者“像知道着火了要打119一样清楚地知道如何面对脑卒中。”

  • 相关话题:
  • 脑卒中
  • 及早发现动脉硬化可预防脑卒中

    “脑卒中”又称“中风”、“脑血管意外”,是我国中老年人最常见的疾病之一,是仅次于肿瘤的可怕疾病。目前,已有年轻化趋势,年龄多在40岁以上,容易导致“半身不遂”,长期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

    年轻人猝死:心血管病变是主因

    猝死的背后几乎都隐藏着心脏病或脑血管病变。而在诱发猝死的众多危险因素中,胆固醇,尤其是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必须引起重视。...

    太过肥胖 提防脑卒中

    “肥胖的人容易引发高血压,而高血压是诱发脑卒中的首要因素。”因为肥胖者多伴有内分泌紊乱,血中胆固醇、甘油三酯含量增高,高密度脂蛋白降低,容易发生脑动脉硬化。...

    “中风120” 迅速识别中风

    中风,包括出血性中风(脑出血)和缺血性中风(脑梗死),具有高发病率、高致残率、高死亡率、高复发率和高经济负担“五高”特点。...

    中风患者居家锻炼:不妨多练这18个动作

    脑卒中又俗称中风,不仅具有高发病率,而且也具有高致残率。据统计中国每年新发脑卒中病人为约200万人,其中70%~80%的脑卒中病人因为残疾不能独立生活。肢体瘫痪的病人怎样在家里进行锻炼?...

    舌色改变可知中风

    现代所说的中风,多因气血逆乱、脑脉痹阻或血溢于脑所致。在其发展过程中,脏腑内部的变化都可能从舌象上反映出来。观察舌象最佳时间宜选择每天清晨刷牙前,此时没有药物及食物影响,舌象更能反应脏腑虚实变化。...

    冬季防中风高危人群绝不能放松

    12月至次年2月是中风(脑出血和脑梗塞)的高峰季节,对于即将进入严冬的脑血管疾病患者来说,寒流来临时,必须特别注意防寒保暖,从控制基础病和选择健康生活方式等方面对付中风偷袭。...

    脑卒中突发,送对医院很重要

    “即便有了专业的卒中中心医院,广大市民如果不能快速识别卒中症状也不行,所以通过各个渠道持续宣传卒中症状口诀至关重要。”董强教授强调,“发达国家fast(脸、臂、言语、时间)口诀几乎家喻户晓,概括成中文就是‘言语含糊嘴角歪,胳膊不抬奔医院’。...

    关注脑卒中高危人群

    老年是脑血管病的最大危险因素。绝大部分脑血管病患者是老年朋友,随着年龄的增长,脑卒中的危险性持续增加,55岁以后每10年卒中的危险性增加1倍。不过这个危险因素我们没法控制,重点应该放在以下可干预的危险因素方面。...

    找准脑卒中防控最佳窗口降低卒中复发和死亡风险

    据专家介绍,从治疗效果、成本、依从性等方面综合评估后,确定把hr-nice人群作为重要的防治人群,针对这部分人群采取积极的防控措施迫在眉睫。非致残性脑血管病中,低危患者病情稳定,一般不会发生大卒中事件;而高危患者在一段时间内可能复发成为严重...